忆朱刚
发布人: 王萌   发布时间: 2016-04-27   浏览次数: 457

 朱刚同志是南京苜蓿园人,早在抗战初期,国难当头之际,为了抗日救国,他毅然放弃了在原国民政府机场任机械士的优厚待遇,冒着生命危险,于1938年奔赴延安,参加革命。在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的战火中,他转战西北、华北各地,为民族独立、人民解放,创办学校、培养人才,先后创办了冀察热中学、董存瑞中学等四所学校。19494月渡江战役之后,南京解放,他回到阔别十余年的故乡,任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军代表,参加全市中学及师范学校的接管,并受刘伯承市长任命,为南京市第一中学校长。五十年代初,他奉调市委文教(宣传)部,此后即长年主管全市教育工作,足迹遍及大多数学校,督促组织基层,坚决贯彻党的教育方针,培养青少年德智体全面发展,教育学生继承革命传统,做社会主义接班人。文革后期,他虽然年近古稀,为了给国家更多更好地培养人才,仍不畏艰辛,走访全市有关学校和单位,商洽协调,按他自喻:  “以钢头碰铁钉’’的坚韧毅力,突破前例的创新精神,在省、市委支持和社会力量的赞助下,成功创办了全国第一所职业大学——金陵职业大学,以及育才职业大学、育才学校,还组建了南京延安精神研究会,以陶行知教育理念和延安精神治学执教,将许多符合高考要求,却因名额有限,未能进入公办大学的失学、失业青年,仍可受到很好的高等教育,为社会输送了优秀人才,深受各界欢迎,国家有关方面也盛赞推广。他的子女较多,生活较紧,但仍以节省下来的生活费,捐赠学校,购置图书仪器,并资助特困学生,继续求学;还将著名书画家赠送他的珍贵书画,也无偿捐献给了国家。时至20084月,当他为教育事业鞠躬尽瘁,辛劳到91岁高龄,安然辞世之际,南京《现代快报》以“校长走了,不带半根草去”的通栏大标题和半版篇幅,介绍了这位著名教育家、“当代陶行知”的光辉一生。


一生坚定信念

19381010日,朱刚和妻子历经艰难,终于踏上了延安的土地。.他觉得自己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。他们夫妻俩被分配到抗大二大队学习。    

  在延安,抗大学员一边开荒,一边学习;一边避日军轰炸,一边学习。即使是这样,朱刚还是感慨、庆幸自己没有来错地方。在抗大,以前许多模糊的、不明白的东西,通过学习都变得豁然开朗,朱刚的心里亮堂了许多。

1938年对于朱刚来说,是最为不同寻常的一年,在这一年,他入了党,成了一名共产党员。

  在延安的日子里,朱刚曾四次亲聆毛主席的教诲。有一次毛主席专门来抗大二大队作演讲。他说:一要革命到底,为共产主义革命到底;二要艰苦奋斗,这才能革命到底;三要自觉遵守革命纪律,这是革命胜利的保证。主席说的这几条,成了朱刚一生的奋斗准则。   

  因患中耳炎,朱刚的听力很差,所以在抗大二大队学习毕业后,他没有能奔赴前方作战,而是被分到了政治队。193 93月党中央以二大队为基础办了工人学校,朱刚随队到工人学校工作。7月,党中央决定把陕北公学、鲁迅艺术学院、工人学校合并起来,创办华北联合大学(今中国人民大学的前身,到抗日根据地——晋察冀边区,开展国防教育,朱刚将在联合大学工人部担任教员。

  在将要离开延安时,毛主席亲临大会欢送,并临别赠言坚持统一战线,坚持开展游击战争,坚持内部团结,是打败日寇的三个法宝。毛主席对当时一心想到前方打仗、不安心工作的抗大教员做起了思想工作:抗大每个教职员都是干部的干部,是老母鸡。你们在抗大当教员,每个队七八十人,如果他们都当连长,就是七八十个连,如果都当营长,就是七八十个营,如果当团长师长呢?教育工作就是革命工作,是非常光荣的工作,要树立死在延安,埋在清凉山下的决心。对主席的这番教诲,朱刚终身难忘。


一生关爱学生

  中秋很少与国庆相连,但在1 9 5 5年,这两个重要节日,是前后相连的。那时,我在中共南京市委文教部做秘书工作,当晚恰轮到我值夜班。那天,碧空如洗、皓月当空,‘正是月到中秋分外明的盛景,但我们无暇观赏,而是随同部领导朱刚同志赶往东郊的晓庄师范学校,抢救因食物变质而染病的师生。这段经历,以及随后随同他工作的许多日以继夜,毕生难忘。

  时至晚上八点多钟,我们接到晓庄师范领导来电,急促地报告:该校当晚发现,参加中午聚餐的不少学生及一些老师,出现呕吐症状,少数严重的上吐下泻,已报告市救护站,求速救治。病因可能是中午聚餐的食品不洁,形成感染。我一听,事关重大,即速向主持本部日常工作、又分管学校的副部长朱刚同志汇报,他对此极为重视,吩咐我速给晓师回电:要继续认真做好染病师生的救治工作,他很快来校查看。嘱我立即安排车辆,随他同去。按事先约定,部里四位领导,只有一辆旧公务车,司机节日休假,有急务可安排冢在附近的市教育局老司机陈涛同志出车。我急速去电晓师,告知了部领导的指示和安排,随即搭老陈开的一辆老吉普车,接朱刚同志驰往晓庄师范。那时,郊区公路很窄,弯路又多,小车急行了约四十分钟赶到。那时,校内已有几辆救护车停在那里。校领导迎到朱刚同志后,边走边汇报。原来,学校为欢度佳节,提前买了一些新鲜猪头肉,那时食堂没有冷藏设备,用了些“土办法'降温,但到烧煮时,有的部位很可能变质,食堂又没有注意,因而参加聚餐的不少师生,到晚上即肠胃不适,不同程度地出现吐泻症状,病情较重的,已急送市内大医院救治。现下,校医等正在给所有染病师生进行治疗。朱刚同志听了汇报,首先查问已到医院急诊的学生情况,据陪同看护的师生来电告知,目前情况尚稳定。随后,他即到大礼堂,一一看望集中在这里治疗的病员,与校医等交谈、了解情况,听取意见。又到学生宿舍,看望了病情较轻,在住处服药休息的学生。嗣后,到食堂查看,与校领导及食堂工作人员一起,分析了事故原因,叮嘱他们:务必吸取教训,明确责任!务必重视饮食卫生,要制定严格的规章制度,禁止食用变质及不洁食品,确保师生饮食安全。在看望了染病师生,检查分析了事故原因和教训,明确了应对措施后,朱刚同志又和校领导成员对近期其他应办要事,作出了布置。在学校一直忙到下半夜。离校时,朱刚同志再次叮嘱他们: “务必继续做好染病师生的救治工作,对于已在医院急诊的学生,要再去查看,有关情况及时汇报。”

  我们协助他工作多年,经常看到他日夜牵挂的是学校的发展,是学生们的健康成长。只要有空,他总要到学生中去,看看孩子们。他不容许对青少年粗暴,不允许校舍安全措施不到位,一旦发现,立即坚决纠正,在关系到落实党关爱青少年的根本问题上,从不含糊。




一生艰苦奋斗

  朱老在延安受到延安精神熏陶,一辈子艰苦奋斗。我们有幸去过朱老家,那是一小中套房子,内设简单、房内堆放许多报纸杂志。只是在朱老住院期间,子女才能简单地将房子装修了一下。

  解放初期,朱老引导南京一中师生“为祖国而教”“为祖国而学”,不浪费祖国一分钱,勤俭办学,兢兢业业,学校面貌蒸蒸日上。

  李鹏曾写信给他,称赞他的探索精神。彭冲为他的论著题词“把一切献给教育”。

  朱老一生的教育实践贯穿一个“创”字,就是开创、创业、创新,把一切献给教育。

1980827日,朱老创办了全国最早职业大学之一金陵职业大学(自费走读、不包分配、毕业后由用人单位择优录用)。上级给朱老配了一部汽车,他坚持不用,将所得费用于学校建设。

  朱老离休后,他决定将1000多件珍贵档案资料捐献给市档案局,其中包括日记146本,不同历史阶段与国家领导人合影271张,录音、录像16盘,信函26封,解放区护照,刘伯承任命书等。

  朱老70多岁时,仍骑自行车上班,令人敬佩。人们称他是“骑自行车的大学校长。”

199255日,南京延安精神研究会成立,朱老先后任第一、第二、第三届会长。他坚持用延安精神办会,大力弘扬、践行延安精神。研究会经费有限,他十分节约,没有用公款请过一次客,两袖清风。

  朱老永远值得我们怀念!



作者:金  辉:原南京市人大常委会人事代表委员会主任;

孙洪庆:南京延安精神研究会副会长

8